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艺术欣赏 > 靳尚谊与陈丹青油画印象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靳尚谊与陈丹青油画印象
温钦画廊 / 2011-09-22

评说这二位恐怕要担风险,两位都有不少粉丝,搞不好会招致拥赘者反感,引来砖头瓦块甚至连口水都有可能。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惯性和奴化教育驱使下,常使人于“权威”面前腿脚软,腰板挺不直,没办法谁让咱是中国人呢。不过我会尽量保持中庸,进行客观评述,尽量避免规范判断。故本文名为“印象”,而不是研究。
小的时候学画就常临摹靳先生的素描,好像某歌者所说“是听着某某的歌长大的”一样,我是看着靳先生的画长大的。另外,我的师父十分崇拜他,还做过他的学生,我也现场观摩过靳先生作画,所以对他的画十分熟悉。记忆中靳先生早期素描很棒,油画色彩则与留苏的几位,林岗、罗工柳、李天祥、全山石等比起来略逊色一些。79年后,他的色彩一下子好起来,尤其体现在人体上,当时我看了他好多人体写生,完全改变了我对他色彩的怀疑,给我很大的惊喜。当时心中曾想,先把造型解决了,色彩慢慢可以练出来,这个认识就是靳先生的实践过程教会我的。
对陈丹青先生的认识是从他的创作《进军西藏》、《泪水洒满丰收田》开始的。当时几位师父观摩后回来在一起议论,均对他赞不绝口,从那时我就知道有这么个天才,大名陈丹青。陈先生进中央美院期间的作业我也观摩一些,觉得油画色彩不好,主观的东西多,但造型十分生猛,力量感十足。当然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毕业创作《西藏组画》,那时候看了简直不敢相信中国人能画出这么纯的油画。他的创作与其学友相比,就创作理念上超出旁人一大截,在造型的威力、鲜活的形象方面把人震得目瞪口呆。他也从此红透中国,其速写照片通过各种渠道流散到民间。记得陈先生留校任教后曾带学生到呼伦贝尔写生,之后我去他宿舍拍下了很多,一些朋友知道了想方设法要我的底片,我也牛起来,关系不好的一边去,绝对不给印。有一次他给我们看画,几百幅作业中唯独表扬了我的一幅写生,顿时我也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其实我那张画主要特点就是朴实,陈先生说“看过后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想跟画中的人说话”。这一表扬让我幸福了好多年!
以上就是我记忆中的两位先生。

在博友处分别看到了二位先生的作品集锦。靳先生的作品各个时期均有,油画、素描、速写,个别作品我看过原作;陈先生的是归国十年期间所作,都是油画,没有去看原作,但凭对他作品的了解能够感受到原作的气象。通过这些作品虽然不能全窥两位先生的作品全貌,但也足够见证一斑,毕竟十分熟悉他们的作品。
靳先生的油画亦如其一贯风格,典雅、细腻、造型准确、整体关系好,十分注意修饰轮廓边缘,以至形成轮廓的剪影美。
陈丹青的油画也契合他的平素风格,生动、力量、大气、用笔意趣明显,在轮廓部分体现出书法行草的线条美。
两人比较起来,陈丹青似乎是以形体结构的塑造为开笔用色的发端,而明暗虚实色彩的变化规律也完全根据造型的需要进行了强化取舍,造型手法具有更强的规律性。特别是在暗部向明部过渡段部分,从轮廓线、反光、交界线、过渡面、亮部、高光的递进关系十分清晰,和古典大师油画的特征一致。他的用笔完全顺着结构打转,所以主动塑造感很强。
靳先生似乎是循着明暗、虚实、环境色彩变化为开笔发端,通过这些变化的微妙组合进而达到表现形体结构的目的。他的造型更具有环境性,条件性,在处理明暗关系、体面关系、色彩关系、结构关系上更接近人眼观察的实际状况。他用笔是以小笔触小点的形式来表现,在交界线处理上甚至把油画笔当成了铅笔,如铅笔一样的笔道。所以他的造型不紧不绷,有光影的扑朔迷离感。
在色彩语言的使用上,靳先生更接近环境色方法,也就是印象派色彩;陈丹青用色更接近法国19世纪的现实主义,和新古典主义油画的色彩语言,所以其色彩具有主观和客观结合的特征。正因为如此,靳先生的油画有视觉的舒适性,陈丹青的油画具有视觉的冲击性;靳先生客观一些,陈丹青主观一些;靳先生描述,陈丹青表现。
画面的处理上,靳先生也较客观,不管是主次、强弱、细部刻画与概括都遵循正确的观察结果;陈丹青则强化了视觉观察的结果,甚至主观处理了一些部位,以达到画面的主次关系更加强烈的视觉体验。
如果他们顺着各自的不同特点往下进化推理,可以想象得出会有两条路线:靳先生的油画会进入到更视觉的形式中,如孙为民,更工整则如杨飞云、王沂东;陈丹青的风格可能会演化到更具表现性的风格中,他为什么十分推崇刘小东?这应该也和心里冥冥中的契合性有关,甚至弗洛伊德的理性风格也都能从陈丹青的油画中推理出来。

对于靳、陈两位先生,人们都曾经对他们怀有期待,近些年这种期待可能会减弱甚至改变。

靳先生毕竟年过古稀,人生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再创新高只是人们对他的期许而已。他依然利用自己的“正统”角色对美术及教育发挥着影响,虽然还笔耕不辍但毕竟廉颇老矣!

陈丹青最好的时光都交给了在美国那十八年,在美国的日子里他没有画出让人们期待的作品。本人也有他国生活的体验,所以理解其在美国为什么没有延续曾经的辉煌。陈先生回来后,站在人们面前的他已经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陈丹青,他变了,由一个单纯的油画家演变成一个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知识分子,他的社会角色已不是温文尔雅的艺术家,而是铁肩担道义的侠客了。于是他走向了全社会,成了社会正义、公平、良知的呼唤者,现有体制的批判者。这是一个新定位的陈丹青,知识分子的陈丹青。至于画,可能很难再攀登超过自己曾竖立起的高峰,因为他身处自己的围城中缺少破釜沉舟的气力了。其性格驱使他开辟了新的领域,在更广阔的天地间书写自己的才智,而不是完全在画画上。尽管圈内人渴望“油画的陈丹青”(杨飞云语)能够再续,然而也许真是覆水难收了。只苦了他的粉丝们,一时还难以适应这种新角色。

因此文记录的是印象,就没必要从艺术价值角度解读两位了。

两位印象暂止于此。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