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艺术欣赏 > 在对比中读懂印象派(图)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在对比中读懂印象派(图)
新民晚报2012年07月30日 / 2012-10-15


文森特·威廉·梵高,《科尔德威尔的草屋》,1890年5月底或6月初,油画,72×91㎝ 梵高将景物融入思想并化为形象,变形成这繁乱得好像要四分五裂一般的画面  
 
文森特·威廉·梵高,《科尔德威尔的草屋》,1890年5月底或6月初,油画,72×91㎝ 梵高将景物融入思想并化为形象,变形成这繁乱得好像要四分五裂一般的画面
 
居斯塔夫·库尔贝,《暴风雨后的埃特雷塔峭壁》,1870年,油画,133×162㎝ 晴空万里的海岸边,小舟零散地泊在沙滩上,谁能想到这里不久前才经历过狂风暴雨   
 
居斯塔夫·库尔贝,《暴风雨后的埃特雷塔峭壁》,1870年,油画,133×162㎝ 晴空万里的海岸边,小舟零散地泊在沙滩上,谁能想到这里不久前才经历过狂风暴雨
克劳德·莫奈,《埃特雷塔海面的风暴》,约1868-1869年,油画,66×131㎝ 如此阴沉的天气,如此巨大的风浪,岸边的人群却不知在眺望着什么  
 
克劳德·莫奈,《埃特雷塔海面的风暴》,约1868-1869年,油画,66×131㎝ 如此阴沉的天气,如此巨大的风浪,岸边的人群却不知在眺望着什么
 

爱德华·马奈,《酒吧侍女》,1879年,油画,77.5×65㎝ 歌舞升平的小酒馆,中年的侍女在熙熙攘攘的顾客间灵活地穿梭忙碌着  

 

爱德华·马奈,《酒吧侍女》,1879年,油画,77.5×65㎝ 歌舞升平的小酒馆,中年的侍女在熙熙攘攘的顾客间灵活地穿梭忙碌着

 

埃德加·德加,《咖啡馆》,又名《苦艾》,1875-1876年,油画,92×68㎝ 女演员的艾伦·安德烈坐在版画家马塞兰·德布坦身边,各自苦恼着自己的人生  
埃德加·德加,《咖啡馆》,又名《苦艾》,1875-1876年,油画,92×68㎝ 女演员的艾伦·安德烈坐在版画家马塞兰·德布坦身边,各自苦恼着自己的人生
 
尤金·布丁,《图维尔海滩》,1864年,油画,或木板油画,26×48㎝ 自从火车开始将城里人送到海边,法国上流贵族们又时兴去图维尔海滩享受美景 
 
尤金·布丁,《图维尔海滩》,1864年,油画,或木板油画,26×48㎝ 自从火车开始将城里人送到海边,法国上流贵族们又时兴去图维尔海滩享受美景
 

  纪念梵高逝世122周年

 

   文森特·威廉·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是荷兰后印象派代表性画家,距今122年前的7月的今天,或许是因为他的疯狂创作耗尽了心力,最终他用枪结束了自己年轻的 生命,仅在尘世逗留了37年。谨以此文纪念这位英年早逝的天才,同时也是纪念印象派发展至今的点点滴滴。

 

  [爱海滩还是爱美人]

 

   同样出生于法国的两位画家——尤金·布丁和爱德华·马奈所创作的“海滩”却风格迥异,一个重景,一个重人。布丁的《图维尔的海滩》展现了当时法兰西第二 帝国上流社会热衷于去图维尔海滩的风尚,他以自己所擅长的颤动而迅速的笔触,将海边空气与光线的变化,巧妙地描绘出来。作为一名海景画家,他不借用过多色 彩,而是凭借灰色将天空、海水展现得充满生机,而在构图中,他并未费力在众多贵族的形态上,他们的存在仅仅是陪衬罢了。

 

  与之相对的却是 马奈画作《海滩上》中巨大的女子侧像,这位占据了画面很大部分的女性正是马奈的妻子苏珊。马奈的这幅画很可能是在海边的写生作,因为画面上留有沙痕,海面 和天空都被遮住了,仅有几束光线出现在画面的上方,而画中的两位人物却画活了,这也充分证明了马奈对风景实在没什么兴趣,他只爱画人物。布丁的海滩在明快 中透着愉悦,马奈的海滩则带着一丝丝忧郁感,同样是由海和人构图,却让他们创作出了不同的韵味。

 

  [暴风雨与埃特雷塔峭壁]

   对比两幅画作,同样是埃特雷塔峭壁,所选的视角也近乎相同,一幅是暴风雨后,一幅是暴风雨中,却表现出库尔贝和莫奈不同的创作风格。库尔贝的《风暴后的 埃特雷塔峭壁》展现了暴风雨后云开日现,天空蔚蓝的美景,峭壁的岩石质感逼真,光照和被海浪溅湿的部分也处理得非常完美。虽然画面中不见人物,但是从海滩 边搁浅的小舟也能感受到人类的活动。库尔贝的现实主义要求揭示事物的本质,而非形式上的,这一点在《风暴后的埃特雷塔峭壁》便是很好地体现。

 

   据说在一战后,几近失明的莫奈在十一月的深秋想到迪耶普去“看看风暴、咆哮的大海和乌云”,可见对于埃特雷塔峭壁,他是抱有一份特别的情感的。莫奈的画 中,峭壁用简练的灰色勾画,灰绿色的水波夹杂着灰白色的浪花,从阴沉沉的天边袭来,岸边站着的人群一个个显得那么渺小,无助而迷茫的样子在寥寥几笔中被勾 画了出来。莫奈认为,景物本身不存在,唯有周围的气氛给主题赋予意义,在莫奈的作品中看不到清晰的勾勒,但却能在光影间将主题完美地表达。

 

  [捕捉相片式的瞬间]

   从现在看来,马奈和德加着实是一对欢喜冤家,两人一生都在不断竞争,但内心里应该还是相互欣赏的。马奈的《酒吧侍女》和德加《咖啡馆》都像是一不留神被 拍到照片,无论是人物神态,还是场景氛围,都被忠实地再现在油画布上。两件作品仅是19世纪70年代后期作品,当时的巴黎咖啡馆种类复杂,因此能在咖啡馆 见识到各种人物。

 

  马奈画中的侍女正在顾客间穿梭,手里还端着两杯啤酒,似乎正听见远处的马奈招呼而回头一瞥,神情自然传神,在哪个酒吧 见到这么个人物都不会奇怪。画面里,人物重叠,头部交错,舞台上的歌女甚至被画框截断,手法相当大胆。而德加的《咖啡馆》不仅一点不热闹,反而相当冷清, 近景大面积的空桌边,两个可怜人却挤在画面右上角,无形间拉远了与看画人的距离,更将两人颓废、麻木的状态浮于画上。虽然马奈不愿承认,但《酒吧侍女》与 德加的艺术相关确是事实,这种比照片更传神的手法也是印象派中令人赞叹的风格之一。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