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艺术欣赏 > “画是如此 人何以堪”——《富春山居图》的传奇故事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 鹦鹉
  • 鹦鹉
    本店售价:¥1450元
  • 遐思
  • 遐思
    本店售价:¥2500元
  • 梦幻
  • 梦幻
    本店售价:¥1200元

浏览历史

“画是如此 人何以堪”——《富春山居图》的传奇故事
叶显崇 / 2011-09-21

  历经波折、一分为二的《富春山居图》,如今要合璧了——6月1日,被浙江博物馆收藏的《剩山图》将跨越海峡,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无用师卷实现合展。这是两者分别360余年后的历史性聚首。可喜可贺!众所周知,《富春山居图》近年来引起关注,始于2010年春天温家宝总理所说:“我希望两个半幅画什么时候能合成一整幅画。画是如此,人何以堪。”

  无缘仕途寄情山水

  晚年画赠无用禅师

  《富春山居图》是“元季四大家之冠”黄公望的旷世杰作,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可与王羲之书法《兰亭序》相提并论。

  黄公望,本是江苏常熟人,叫陆坚。少时家贫,父母早逝。南宋末年,在蒙古族南侵中,七岁的陆坚颠沛流离来到了温州,被过继给平阳黄乐为嗣。黄乐九旬尚无子姓,接入陆坚后,喜出望外,感叹道:“黄公望子久矣!”于是,将陆坚改为黄公望,字子久,以寄托老年得子的喜悦心情。

  黄公望孩提时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元代中期,他步入青年阶段,然而无缘读书取仕。直到中年,他才做了一介卑微的司吏,经办田粮杂务。后因其上司贪贿事发,46岁的黄公望受牵连入狱。获释后,他心灰意冷,弃官南返,隐居山林,浪迹江湖。在极度苦闷中他加入了全真道,往来杭州、松江(今属上海)等地,以卖卜为生。并结识了著名道士、诗人张伯雨。两人在西湖西岸结庐,比邻而居,共同云游山水,一起作画写诗。其间,黄公望画了《仙山图》和《筲箕泉图》等山水名作。

  黄公望在云游山水中,产生了“寄乐于画”的兴趣,50岁左右开始研习山水画。并受过赵孟頫的熏陶。他在所作《观瀑图》等画作上自署“平阳黄公望写于云间客舍”。

  1347年即元至正七年,黄公望已到了78岁的耄耋之年。是年,他来到富春江,不禁逸兴大发。同行的师兄无用禅师感叹富春山水之美,请他执笔描绘下来。黄公望便在南楼铺开纸卷,援笔作《富春山居图》。但因经常云游在外,此幅画作一直没能及时脱稿。后来,他索性将画卷装入行囊,随身携带,早晚有空就接着画,时断时续,终于在81岁那年完成了这幅《富春山居图》。

  画卷描绘了富春江两岸初秋的旖旎风光,笔墨清润、意境深远、平淡天真、疏密有致、用笔简率,似在不经意间为之。画面“凡十数峰,一峰一状,数十树,一树一态,雄秀苍莽,变化极矣。”无用禅师唯恐别人巧取豪夺,特让黄公望在卷末写明是给他的。同时,黄公望在题词中道出了希望识者好好保存的心愿。

  《富春山居图》画好后于1350年在松江赠给无用禅师。四年后,黄公望于老家常熟驾鹤西去。从此,这幅传世名卷开始了命途多舛的历程。

  沈周董其昌推为至宝

  吴洪裕火殉断成两幅

  一百多年过去了,进入了明代。无用禅师早已在九泉之下陪伴着黄公望,但《富春山居图》仍留在人间。一天,画卷落到了明大画家沈周手上。名家与名画邂逅相逢,沈周惊呆了,又是欣赏,又是题跋。一次,沈周将画卷交给朋友分享时,竟被朋友的儿子偷偷地卖掉了。沈周得知后,失魂落魄,后悔不已。一个偶然的机会,沈周在古董铺上又见到了这幅画卷,但因价格昂贵而无力讨回。画卷被苏州樊舜举以重金获得。

  又过去了一百多年,到了明代晚期。《富春山居图》在多个人手里辗转流传之后,落到了大书画家董其昌手中。不惑之年的董其昌与画卷不期而遇,瞬间竟惊呼:“吾师乎!吾师乎!一丘五岳,都俱是矣!”他研磨多时,居然得出一个画家长寿的结论:当画者随着宇宙的运动规律而动,满眼所见皆为生机,画画就成了一种乐趣,其寿命焉能不长?诚然如此,黄公望寿高近九旬,应是为画中充满生机的云烟所滋养。

  《富春山居图》在人世间流传至此时,又因沈周和董其昌将画卷推向极致而变成了绝代至宝。

  董其昌晚年,将《富春山居图》高价转让给了宜兴收藏家吴之矩。吴临死前,传给了儿子吴洪裕。吴洪裕痴迷收藏胜过做官,自从接手此画卷起,一直处于如痴如醉的状态,与画卷朝夕相处,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随身相伴。他还不惜代价,花巨资为《富春山居图》营造楼宇,名曰“云起楼”,藏画卷的那间屋子就叫“富春居”。

  时间的车辙压到了明清之交。当年战事频繁,民不聊生。吴洪裕带着《富春山居图》离开云起楼,逃亡他乡。他临终前,实在放不下此画卷,当记起唐太宗曾将《兰亭序》带入寝陵陪葬的故事时,便要此画卷与他一起殉葬。吴家上下谁都明白《富春山居图》价值连城,有点舍不得。贪婪的吴洪裕到奄奄一息时,指令妻妾取来《富春山居图》火殉。妻妾举着颤抖的手将画卷投入火中。等伯父闭上眼睛的一刹那,侄儿吴子文即极快地将画卷抢了出来,而往火中投入另一幅画。这一“偷梁换柱”之举,拯救了这幅画卷。但《富春山居图》焚后余烬,已是面目全非了。起首一段已被烧脱,中间烧出几个破洞,结果断成一大一小两段。从此,小段被称作《剩山图》,纵31.8厘米,横51.4厘米;大段基本保留了原作面貌,被称为《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取无用禅师名),纵33厘米,横636.9厘米。

  《无用师卷》应召入宫

  辗转历险运到台湾

  时间到了清代乾隆一朝。一向雅好书画的乾隆帝一直不失寻找《富春山居图》的兴致,并以一国之君的名义征召此画卷。因此,年年都有《富春山居图》进贡,但都是些赝品。1745年即乾隆十年的一天,一幅《富春山居图》被征入宫。乾隆帝观赏后,认为此画卷笔墨苍古、溪壑天成,应为黄公望真迹。这位34岁的皇帝即濡墨运笔题上“神品”两个大字。他对画卷珍爱有加,不仅常在宫中展阅,出外巡游阅民时也随身携带。50年间,在画卷上题跋凡54次,大小印章累累,将画面充塞殆尽。后人戏称“毁容”。

  可是就在翌年,第二幅《富春山居图》进宫了。乾隆帝连夜秉烛观赏。观赏间顿觉此画卷笔意不同凡响,但与第一幅比较,略有逊色。虽则视为赝品,但还是要留下来,毕竟画得太好了。并命大臣梁诗正题上一段“御识”。

  殊不知,乾隆帝认为是赝品的第二幅《富春山居图》却是黄公望的真迹——《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但也算因祸得福,画卷上除了那段“御识”外,再无其他“御笔”,使之躲过“毁容”一劫。这帧《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真迹被乾隆帝鱼目混珠,打入冷宫近70载,直到1815年即嘉庆二十年,无用师卷被编纂进《石渠宝笈三编》(清代编撰宫藏书画的著录书)后,才被昭雪冤屈,得以正名。那幅让乾隆帝“毁容”的画卷被后人称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因为在题款中写明黄公望为“子明隐君将归钱塘”而作,不过是明末文人的临摹本而已。

  《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在清宫里静静地躺了180多年之后,到了1933年,日军攻占山海关,北平岌岌可危。故宫博物院决定转移包括《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在内的院藏精品文物,以避战火浩劫。这批文物自北平经南京辗转运抵川贵,沿途行程数万公里,经时15年之久,历尽艰辛、屡克风险,直到抗战胜利,才陆续运回南京。1948年底,被运至台湾。《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在台湾默默待了半个多世纪。

  沙孟海三顾沪上

  《剩山图》终藏省博

  《富春山居图》焚成两段,好像孪生兄弟在战乱中走散一般,不能团聚,成“残山剩水”,分居两地。那小段的《剩山图》,当年经重新装裱后,于1669年即康熙八年,被大收藏家王廷宾从吴洪裕后人手中购得。嗣后又辗转过好多个收藏家之手,但此图在战火硝烟中,再度销声匿迹。

  1938年,《剩山图》复而现身,被上海收藏家吴湖帆发现。是年秋天,上海汲古阁老板曹友卿来看望吴湖帆,随身带来一幅刚买到的破旧不堪的古画,请他鉴赏。吴湖帆一看不得了,但见画面雄放秀逸,山峦苍茫,神韵非凡。他捧画赏识良久,从画风、笔意、火痕等处反复研究,断定这就是黄公望的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的前一部分《剩山图》。吴湖帆为能在三百年后见到大痴道人的火中之宝而感到欣慰。经过几番交涉,吴湖帆以家中珍藏的商周彝器换来这帧残卷。从此,《剩山图》走进了吴湖帆的“梅景书屋”,他自称“大痴富春山居图一角人家”。

  新中国成立后,著名书家沙孟海得知《剩山图》在吴湖帆手中,三顾沪上与吴湖帆商洽,欲将此图收归浙江博物馆。吴氏起先无意转让,经收藏家钱镜塘的斡旋,后被沙孟海的至诚之心所感动,终于同意割爱,以八千元成交。1957年,《剩山图》落户浙江博物馆,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

  《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和《剩山图》总算走过坎坷的历程,得以悉心呵护、有序流传,各自平安地在隔海相望的两地被保存至今。但“兄弟”的离散带来的遗憾仍然咬噬着世人的心。

  温家宝总理希望《富春山居图》合璧的愿望提出之后,像向水潭中投入一石,激起了人们重新思考的浪花。海峡两岸的文物工作者为此已做了许多合璧展览的先期工作。温州两位工艺美术大师周锦云、高公博也将随浙江代表团赴台,展示瓯越工艺,见证历史时刻。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