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艺术欣赏 > 大众为什么如此热爱写实油画
小叶紫檀
把件
书画
国画
书法
照片手绘油画
人物定制油画
动物宠物定制油画
风景定制油画
建筑别墅定制油画
照片定制雕塑
照片手绘高档商务油画
高档油画
风景类油画
人物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宗教艺术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街景建筑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室内室外花园景
半具象半抽象油画
现代生活
体育运动题材
儿童题材油画
音乐题材
工笔画
文玩古董摆件
木雕
文玩
铁艺
炭雕
雕塑
杂项
钱币
高仿
风景
人物
动物
静物花卉
书法
国画花鸟
国画人物
国画山水
国画动物
吴冠中
超市
配电箱装饰画
风景类油画
静物类油画
花卉类油画
动物类油画
抽象艺术油画
名家临摹油画
组合套画类油画
海景类油画
写实类油画
艺术玻璃
铁艺画
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社区家居软装饰配画实例
别墅家居装饰油画配画方案
高档餐厅餐饮饭店酒家装饰配画
集团公司董事长办公室配画方案
集团公司总裁办公室配画方案
CEO办公室配画,春夏秋冬主题
公司企业装饰配画实例
酒店配画实例
  北京四星丽时酒店配画实例
会所商务中心配画
高档住宅公寓装饰配画设计方案
彩铅画
功能区装饰油画
客厅油画装饰画
书房油画装饰画
卧室油画装饰画
餐厅油画装饰画
电视背景墙装饰油画
儿童房油画装饰画
玄关阳台庭廊装饰油画
风水阴阳布局装饰油画
酒店会所歌厅装饰油画
写字楼办公油画装饰画
图片处理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大众为什么如此热爱写实油画
温钦画廊 / 2011-09-22

毕加索曾在某处说过:再也没有比将军手上的指挥刀和画家手中的画笔更让世人感到害怕,但人们没有勇气把艺术驱逐出视野之外,因为他们需要附庸风雅。

近乎胡搞乱弄的毕加索,在媒体的放大效应下,早就成为创新的代名词,受到人们的尊崇。但世上究竟有多少人真能理解这位公牛般的西班牙人,却始终是一个疑问。其实,这位可能是20世纪最出名、因而也是最有争议的欧洲艺术家,平生说过不少大实话,一点也不忽悠。比如上述所引,就很实在,说明世间绝大多数人生性就爱附庸风雅,就怕被指责为不懂艺术,为了显得有修养,不懂也得装懂。这颇像缺乏感受的诗人,明白无病不成诗的道理,所以拼死也要去无病呻吟。世人对艺术附庸风雅,其实也是一种无病呻吟。

但不懂就是不懂,附庸风雅只是一种姿态,碰到欣赏时,稍不如意,就会露出狐狸的尾巴;如果颇有权势与金钱的,还很快就大言不惭,下巴轻轻地讨论从艺术到人生再回到艺术的伟大真理。偏偏众多艺术家也是俗人一个,急切需要大言不惭者大掏其钱,所以也就对附庸风雅者去附庸风雅,迎合他们的喜好了。

那条露出来的狐狸尾巴,通俗说法叫“审美”(请注意,此“审美”不是美学意义上的“审美”,否则有否定伟大美学的倾向),落实到具体的艺术欣赏,几乎无一例外看上写实,从搔首弄姿的大美女到大摆甫士的权势者与有钱人,尤其是搔首那种,媚眼横叠腰肢晃然前凸后凹,加上潇洒的用笔和艳丽的色彩,更加让附庸者心慌而进入迷昏境界。

当中的道理非常简单,那就是,只有写实,附庸者才能看得懂,只有看得懂,附庸风雅者才能去附庸风雅,然后才能显示,附庸风雅者原来也还是有审美的(此世俗审美而非彼美学审美也),而不独艺术家才有。

一般人只对看得懂的东西发表议论,是一个悠久的传统。人们总是通过懂与不懂来发展自己的趣味,也符合普通心理。古希腊就有艺术家以假乱真的传说,以至于弄假成真,狼狈不堪。那个传说中的皮格马利翁因为热爱自己雕塑的靓女,居然感动精灵,让雕像成为活美人,就是一个明证。但也因为如此,大凡拥有伟大艺术传统的文化,又都明白宣示,如果审美只是停留在懂与不懂的水平上,艺术的发展就会成为问题。更有甚者,像柏拉图这样睿智的哲学家,还对人眼所看到的表象产生深刻怀疑,认为那只不过是映射在洞穴中的自己的影子而已。他的结论现在很多人都不太记得了,那就是,以反映物象为目标的艺术,根本就不值得珍视。

从艺术史来说,尤其从附庸风雅者的立场来说,忘掉柏拉图是对的,否则我们就不会拥有艺术了。

关键是,艺术说穿了也是一件俗事,艺术家也是人,他们也需要很好地生活,所以,迎合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在现实中艺术要纳入政治的轨道,以适应广泛的动员需要,权势者只提倡写实艺术,反对不写实的艺术,便是顺理成章的事。

陈独秀当年提倡艺术革命,说唯有写实艺术才能发扬个性,今天看来算是说歪了。他真正的意思是,唯有写实艺术才能完成视觉的社会动员。今天看来,这动员无非是一种漫长的规训,和个性发挥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我们才看到,写实在这样一种氛围的推动下,恰恰成为抑制个性发挥的有效工具。

行文至此,我赶紧声明,我并不反对全部的写实艺术。我必须承认,在写实的道路上,的确有许多艺术家很好地发扬了个性,创造出了伟大的艺术。我丝毫没有用不写实来压制写实。

我反对的只是,以为只有一种写实,比如放媚眼和摆甫士的写实,比如能卖出大价钱的写实,才是值得提倡的;我更加反对的是,要用这种已经价位惊人的写实来指责那些真有个性、因而没有、或暂时没有卖出大价钱、或者没有迎合意识的写实;我强烈反对的是,用写实来压制所谓的不写实。如果真的如此,那才是艺术的悲剧!

现实的情形是,媚眼和铺士写实很有市场,因为它真的有广泛的社会基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热爱写实的原因。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